村子进步了,父亲却“退步”了
发布时间:2019-07-01 23:35

村子进步了,父亲却“退步”了

彭彬和儿子 (受访者供图)

文/羊城晚报记者 许悦

今年的大年初八,读初一的彭秉丞在作文《父亲的工作日》中写下这么一段话:“村子进步了,父亲却‘退步’了,他头发白了,皮肤黑了……”孩子笔下描绘的,是广东省农业农村厅派驻雷州市那毛村支部的第一书记彭彬,也是广东全省2000多名驻村第一书记和近4万名驻村扶贫干部的真实写照。

下地:村民尝到甜头,跟着种植番薯

这是彭彬第二次驻村扶贫了,2011到2013年,他曾任紫金县罗洞村扶贫工作队长、村支部副书记。2016年他再次奔赴农村广阔天地,这次是到那毛村开展精准扶贫,“再次出征,倍感肩上的责任更加重大。”

那毛村距广州660公里,常住人口有3000人,这个海边村庄长年屡遭台风侵袭,农业种植风险很大;全村耕地不足千亩,人均才3分地。而且村民祖上是渔民,近20年才上岸,几乎没有种养技能。村里60户贫困户,过半家里都有大病及残疾。

怎么办?省农业厅前后有30多位干部相继驻村,完成了《耕地调研》等11份报告,诊断出那毛的土质偏沙,富含火山灰,适合种番薯。

可是起步并不顺利,开始老百姓都不信。2016年国庆节,彭彬带着3户示范户种下16亩番薯,年底首次丰收。工作队把全村人请来品尝,请客商到村里采购、下订单,现场为示范户结算现金。村民尝到甜头、看到盼头,慢慢地开始跟着种植了。

上天:用无人机培训新农人

除了下地种番薯,彭彬还尝试着带领村民上天搞飞机。“我是做农机出身的,瞧着村里一些青年人不愿下地干农活,出去打工又赚不到几个钱,我就想是不是可以培训他们操作农用无人机谋个出路。”

说干就干,工作队在村里办起了无人机培训学校,贫困子女来培训全部免费,无人机这项工作比较酷,吸引了很多青年过来学习。培训好了人,村里又引进了一批无人机,现在那毛村有无人机50多台了。年轻的飞手们操作着无人机,面向整个粤西片区,开展甘蔗、水稻、番薯的施肥、播种等服务。3年来作业面积20多万亩,合作社收入约40多万元,仅此一项就为贫困户每人每年分红上千元。李尊挺、莫扬鑫等贫困户的孩子都成为飞手,也成为家庭脱贫的主力军。

工作队的辛劳没有白费,那毛村终于脱贫了,去年贫困户人均纯收入接近1万元,村集体收入15万元。

遗憾:对家人怀着深深的愧疚

但跟所有扶贫干部一样,彭彬对家人怀着深深的愧疚。“2006年儿子刚出生,受团中央委派,我去了缅甸支援;他刚上小学,我去了紫金扶贫;在他小升初的关键年,我在雷州扶贫;根据安排,未来两年我仍将奔赴在扶贫一线,刚好孩子要考高中。”

儿子则把对父亲的关注全写进了作文:“我父亲工作非常辛苦,也非常重要,他的工作就是扶贫。每个寒暑假我都会去村里陪他。那毛确实穷,但2016年到现在,整个村子比刚来时好了很多。工作队员换了一批又一批,我也从小学生变成了初中生,而队长却一直是我父亲。村子进步了,父亲却‘退步’了,他头发白了,皮肤黑了,也变得更焦虑了,仿佛任何时候都在想村里的事情……”

孩子笔下描绘的,不止是彭彬,也是全省2000多名驻村第一书记和近4万名驻村扶贫干部的真实写照。